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教师 > 教师手记

我的小学老师

——忆张信哲老师

来源:陕西青少年服务网    发表时间:2018-09-19

47.1K

出生在七十年代的人在中学时大多学过魏巍的《我的老师》一课,作者回忆了儿时在温柔慈爱的蔡芸芝老师身边发生的事,课文中作者对蔡老师的爱近乎痴迷,暑假见不到蔡老师,甚至半夜迷迷糊糊地去找老师。当时我的语文老师精彩的讲解在我心里就埋下了将来我要当老师的理想种子。如今从教20年的我的教师梦,更多缘于小学老师张信哲对我的影响与鼓励。

张老师教我们时,总是穿着那个时代特有的军绿色的确良衣服,高高的个头,瘦瘦的脸庞,见人总是笑眯眯,与农村干农活的人有点不一样,一看就像个教书先生。这是我上小学一年级第一次见到张老师的印象,但课堂教学中的张老师还是很严厉的。

记得一年级的一节自习课时,我们趴在土墩桌子上写作业,张老师在教室前面认真地批改着我们的生字作业。突然,张老师喊我的名字,我紧张地走到黑板前,老师生气地指着我写的“果”字(我忘了写中间一横)问我:“这是什么字?”我怯怯地答道:“水果的果,”张老师一脸严肃地说:“这个字上课时教过没?你是怎么听课的?你身为班长,上课不认真听讲,课后咋会写?”我当时脸刷地红了,我明白老师在用我班长的身份提醒我,我的班长和大队委身份,是令同学们羡慕和尊重的,我每天心里都有种美滋滋的自豪感,而现在我的粗心被老师发现了。张老师编的班级管理的顺口溜:“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的是干部。”“你班长都马虎,班上其他同学咋看你。”从那以后,我干什么事都不敢马虎了,我要以身作则,给老师当好助手带动全班同学刻苦学习。期末一年级全乡统考,我们班的成绩排名全乡第二。

还有一件事让我更加体会到了张老师的爱与温暖。那是三年级时一个冬天的早上,张老师要带我们班三名成绩好的同学到乡上参加数学竞赛。天还没亮,我们早早地来到了张老师的宿舍,当时乡下的老师吃、住和工作就一间房子,老师都用煤球取暖。看着时间还早,张老师就让我们把带来的硬邦邦的蒸馍在火上烤了烤,我当时把考试的铅笔装在袖筒里,没想到烤馍时,铅笔一下就掉到了正燃烧的火红的煤球里,我急得几乎要哭了,张老师见状赶紧拿火钳夹出煤球,上面的煤球一取,铅笔又往下掉了,张老师麻利地把煤球都夹出来,把烧剩的铅笔取了出来,用小刀削好,还鼓励我要好好答题,为学校增光。虽然铅笔烧焦了一截,但我还是用剩下的三分之二支铅笔答出了全乡三年级第一名的好成绩,为学校增了光,也为张老师添了荣誉。

张老师的严厉与笑容把我送进了乡重点初中,后来我又上了重点高中,上了大学,当了老师。这期间,我一直与张老师联系着,我俩成了忘年交的朋友。工作后,我不忘逢年过节去看望张老师,给老师拜年,张老师也时常关心我的工作与生活。当张老师民办身份转成公办教师时,还特意打电话告诉我这个好消息。我也经常给张老师汇报我工作中取得的成绩:“我今年评上一级教师了,我获得了市级教学能手了,我读完研究生了……”我们在絮絮叨叨中谈生活、谈工作,张老师总是鼓励我好好教书,向更高层次迈进。我的通过老师的鼓励和自己的努力,获得了西安市教学能手、市中小学学科带头人、市骨干班主任等荣誉称号。

当时的张老师作为一名乡村民办老师,却用极大的热情从事着自己喜欢的教育事业,培养一批又一批学生走进更高一级学府。虽然我不是张老师教过的最优秀的学生,但我的教育梦与张老师的教导有关。张老师退休了,我也从教快20年了,我对教育的理解越来越深刻:讲台三尺自留田,你越努力天酬安,身正为师在人前,德高为范人人赞。


作者:西安市秦川中学 刘睿

编辑:admin

西安沣东农博园 | 爱尔眼科医院 | 中国少年科学院 | 中国青少年中心 | 中少在线 | 省图书馆少儿分馆 | 陕西省图书馆 | 西安半坡博物馆 | 大唐西市博物馆 | 汉阳陵博物馆 | 西安碑林博物馆 | 陕西教育网 | 潜龙教育 | 陕西数字博物馆 |